机电设备行业税收筹划解决方案

大部分的机电设备行业或制造型企业都具有劳动密集型的特点,企业的主要资产除了生产设备以及原材料和存货外,很大一部分支出来自用工成本。由于制造企业的从业人员对于专业技能的要求相对较低,且生产企业普遍存在季

立即咨询

机电设备行业或制造业的定义

机电设备行业或制造业(Manufacturing industry)是指机械工业时代利用某种资源(物料、能源、设备、工具、资金、技术、信息和人力等),按照市场要求,通过制造过程,转化为可供人们使用和利用的大型工具、工业品与生活消费产品的行业。


机电设备行业或制造业发展现状

2016-2019年,我国制造业增加值年均增长8.7%,由20.95万亿元增至26.92万亿元,占全球比重达到28.1%;数字经济规模年均增长16.6%,由22.6万亿元增至35.8万亿元,占GDP比重达到36.2%。

2016年至2019年,我国工业增加值由24.54万亿元增至31.71万亿元,年均增长5.9%,远高于同期世界工业2.9%的年均增速。具体来看,2019年全年全部工业增加值317109亿元,比上年增长5.7%。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增长5.7%。全年规模以上工业中,农副食品加工业增加值比上年增长1.9%,纺织业增长1.3%,化学原料和化学制品制造业增长4.7%,非金属矿物制品业增长8.9%,黑色金属冶炼和压延加工业增长9.9%,通用设备制造业增长4.3%,专用设备制造业增长6.9%,汽车制造业增长1.8%,电气机械和器材制造业增长10.7%,计算机、通信和其他电子设备制造业增长9.3%,电力、热力生产和供应业增长6.5%。

据最新数据显示,2020年11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0%,增速比10月份加快0.1个百分点;环比增长1.03%;1-11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3%,比1-10月份加快0.5个百分点。

2020年11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7.0%,增速比10月份加快0.1个百分点;环比增长1.03%。1-11月份,全国规模以上工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3%,比1-10月份加快0.5个百分点。11月份,分经济类型看,国有控股企业增加值同比增长5.9%;股份制企业增长6.8%,外商及港澳台商投资企业增长8.3%;私营企业增长6.8%。分三大门类看,采矿业增加值同比增长2.0%,制造业增长7.7%,电力、热力、燃气及水生产和供应业增长5.4%。11月份,装备制造业和高技术制造业增加值同比分别增长11.4%、10.8%,分别快于规模以上工业4.4、3.8个百分点。

2019年,我国机电设备行业或制造业增加值达26.9万亿元,占全球比重28.1%,连续十年保持世界第一制造大国地位。规模以上制造业研发经费内部支出占主营业务收入比重达到1.43%,提前超额完成规划预期的1.26%目标。

我国机电设备行业或制造业面临的突出问题和挑战是劳动力成本快速上升。在制造业全球价值链分工条件下,这在一定程度上促使一些制造企业将生产工厂转移到东南亚等劳动力成本更低的国家和地区。我国制造业目前主要面临三大问题:

1. 真实生产率水平较低

目前中国的制造业的总体规模与德国相当,迈入了世界制造大国的行列。在以往的发展中,我国一直被认为具有劳动力成本较低的特殊地域优势,并最终导致了更具价格优势的产品定价,因而我国的产品在国际市场上很有竞争力。但如果我们将中德两国的生产效率,即单位产品所耗用的人工成本进行比对,我国生产率可能仍处于较低水平。以美国为例,美国的平均工资是中国的47.8倍,但是创造同样多的制造业增加值,美国的劳动力成本只是中国的1.3倍;我们选取日本作为比较对象时,这两个指标分别为29.9和1.2,这已是多年前的数据。随着我国近几年经济水平的良好发展,劳动力成本也相应提高,换言之,我国的生产率水平在不断降低,大量的低素质劳动者供应掩盖了这一趋势。此外,低水平生产能力严重过剩,全国主要有80%以上的生产能力利用不足或严重不足,大量的生产能力放空;高水平的生产能力又严重缺乏,重要设备基本依赖进口,这也限制了生产率的提高。

2. 创新能力不强,缺乏核心竞争力

关键技术自给率低,技术对外依赖度达50%,60%以上的装备需进口,科技对发展的贡献率仅占30%,发明专利只占世界总量的1.8%,中国经济发展主要靠外来关键技术和装备的支撑。支撑中国企业生存的条件:一是依靠低成本劳动力优势,靠低价格竞争,缺乏资金和技术的积累;二是依靠宏观经济高速发展支持下的本土市场优势,强宏观,弱企业。巨大的人力资本优势掩盖了中国企业缺乏核心技术的尴尬,如果这种不利局面还不改变,接下来的产业结构调整和产业升级将会面临严重障碍,中国的制造业可能会为此付出较大代价。

3. 企业组织结构小而散,产业集中度低,规模效益差

 制造业是规模效益最为显著的产业,但由于没有建立起适应市场经济要求的、产业集中度合理的生产体制,企业组织结构散乱的状况十分突出,我国至今尚未形成一批代表行业先进水平、占有较大市场份额、具有国际竞争优势的大型企业和企业集团,也未能形成一批又技术特色的专业化协作配套的中小企业格局。

总结来说,虽然中国制造业规模和总量在世界名列第一,但在效益、效率、质量、产业结构、持续发展、资源消耗等方面与工业发达国家差距较大。中国制造业必须从规模、速度的发展轨道转向质量、效益的发展轨道,从高速发展转向高质发展,才能形成可持续发展的能力。


机电设备行业或制造业行业痛点以及解决方案分析

制造业企业的价值链

对于机电设备行业或制造业企业而言,保持低成本获取竞争优势是行业企业普遍采用的一种竞争策略。低成本使企业在同等价格水平下比竞争对手获取相对更高的收益,或以低价位迅速占领市场。对于制造业企业而言,制造是其最重要的作业活动,企业应当通过技术进步、技术改造来实现这一目标。

 

我们在此援引宏碁创始人施振荣先生提出的“微笑曲线”理论对现状进行说明。在附加价值的观念指导下,企业只有不断往附加价值高的区块移动与定位才能持续发展与永续经营。在产业链中,附加值更多体现在两端,设计和销售,处于中间环节的制造附加值最低。微笑曲线中间是制造;左边是研发,属于全球性的竞争;右边是营销,主要是当地性的竞争。当前制造产生的利润低,全球制造也已供过于求,但是研发与营销的附加价值高,因此产业未来应朝曲线的两端发展,也就是在左边加强研发创造智慧产权,在右边加强客户导向的营销与服务。因此,就制造业而言,提升附加价值,增加竞争力同样可以通过重塑企业价值链来实现,制造业企业应该集中资源做本企业最擅长的供应链环节,向“微笑曲线”的两端延伸。


机电设备行业,市场营销与研发环节等高附加值环节以及用工成本调整——主要筹划对象

附加价值可以说是一种企业活力的潜力。技术成熟、进入门槛低,普遍化的技术都很容易成为所谓的“微利”企业,也就是所谓的低附加值产业。一般的制造、组装的企业就是所谓的低附加价值产业,为了维持生存,只能不断扩充产能,维持获利。但是只要市场萎缩、产品价格下降、产品销售不再成长,企业马上就会面临经营危机。

因此,采购市场上成熟可靠的市场营销服务和技术工程服务等服务,提高高附加值环节的增值额,增强价值创造能力、延长价值链长度是大多数制造业客户进行价值链重构与税务筹划的主要手段。

此外,由于制造业企业用工往往存在潮汐性的特征,季节性、临时性用工较为常见。企业针对此类用工行为无法有效控制成本,加之目前我国劳动力成本不断上升,用工成本相对较大已经成为部分企业发展的严重阻力,尤其是以量带动的劳动密集型低毛利制造企业。

综上,对于市场营销环节、研发环节以及用工成本模式的调整是制造企业的主要税务筹划对象及手段。


机电设备行业税务痛点及成因

利润点薄,处于微笑曲线底端

我们选取了各个代表行业制造企业的公开市场数据作为参考标准,对此进行说明:

由上图可知,大部分制造企业的毛利率水平在22.75%-39.72%的区间之内,其三项费用(销售、管理及研发)合计与营业成本之比会在0.15-0.39的区间内。制造业企业作为传统企业,其产品售价以成本占据主导地位,毛利率水平比较低,这一特征通过上表数据得到了论证。此外,我们通过对样本的成本构成进行了分析。在制造业企业中,原材料等直接材料的成本占到了营业成本的69.76%-88.27%。在实际运营过程中,过高的成本采购意味着企业可能存在潜在无票成本的风险。


劳动密集型行业的用工成本难以准确核算,存在大量临时用工、季节性用工现象

大部分的机电设备行业或制造型企业都具有劳动密集型的特点,企业的主要资产除了生产设备以及原材料和存货外,很大一部分支出来自用工成本。由于制造企业的从业人员对于专业技能的要求相对较低,且生产企业普遍存在季节性、潮汐性用工的特点,因此很多制造型企业会选择临时用工或季节性用工的现象。这一特征也从企业的人工成本结构上得到了体现。


如上图,我们分析了样本企业的人工成本结构,最主要的成本来自销售人员的工资,这体现了企业向微笑曲线两端延伸,追求高利润率的特征。但是直接人工生产成本只占到所有人工成本的22%,这是由于大部分的临时用工和季节性用工成本会通过制造费用进行归集。

因此,对于季节性用工和临时用工的成本进行合理调整,对于制造型企业价值链重构,提高盈利能力至关重要,而且可以很大程度上帮助企业规避如社保缴纳及用工劳动保护等合规性风险。

机电设备行业企业税负结构

我们通过对样本企业的税负结构进行分析测算,获得了上图的结果。

企业所得税占比最高,占到了85%。

制造型企业企业所得税税负过重的成因主要有二:其一在于采购环节的问题。大量的无票成本采购以及不合规的采购造成了企业无法准确核算成本的情况,并最终导致了企业所得税汇算清缴环节没有足够的成本进行抵扣。

其二在于人力成本问题。因为大部分制造业企业存在季节性、临时性用工,很多用工成本无法准确核算,甚至在实务中存在现金支取发薪的问题。这也是造成税负成本结构中个人所得税占比过低的原因之一,因为大部分的临时用工成本、个税、社保无法准确核算,而且实务中存在现金支取的情况,因此个税无法准确核算。因此,解决用工成本核算问题,可以从很大程度上规避企业偷税漏税的风险。


完整版“商务服务行业税收筹划解决方案”,请免费咨询捷税宝客服。

即刻拥有一对一税务老师

请填写真实信息,我们将有专属税务老师在15分钟内联系您(工作日9:00-18:00)

立即咨询

相关推荐